uradio 美声美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收听更多

 

【温暖如雪】

 

讲述者:王瀞
文字:王瀞

 

 

 

 

日子过得飞快,2019年深圳的冬天,一如既往的温暖,已经好久没见过雪了,前些日子去武当山,见到久违的雪景。看着孩子欢乐地在雪中兴奋的样子,记忆也拉回眼前,在南方生活,大雪难觅。全球变暖,偶回故乡也无缘下雪。印象中,下雪的时候,打雪仗和堆雪人是必须的,无论孩子还是大人,都变得无比兴奋和欢愉,虽然会被冰冷的雪球砸中,但还是会玩得不亦乐乎,忘乎所以,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冰雪的刺骨与寒冷,尽管双手被冻到发红,踩在雪地里的双脚冻得麻木,依旧躲得飞快。

 

人到中年,记忆力像接触不良的灯,在脑子里,忽闪忽闪的。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五月初夏的味道,如同看见远方的自己,孤独而熟悉的,站在学校运动场的树荫里。

 

 

 

 

虽然武当金顶上寒气袭人,但在眼前黑与白的世界里,

 

这偶尔闪现出的画面,却让我的心和煦而温暖。

 

 

那一年,街上的录像厅,正播放着最火的武侠片,疾恶如仇的大侠们,幼时多遭遇不幸,家破人亡之后,上山拜师学艺,经过寒来暑往,最终大仇得报。偶尔,也会玉石俱焚,死于非命。国仇家恨是恒久不变的主题。《海灯法师》的播出和《少林寺》的上映,引发了全民学武的热潮。一时间,巷子里多了很多练习二指禅的小孩,大人们也在公园里舞刀弄枪,学着醉拳和太极。把木头制作的长枪短剑,舞弄得有模有样。丝毫不逊色于后来大街小巷的《霹雳舞》热潮。

 

 

 

 

而我比较关心的却是:

 

李连杰头顶上那几个圆点,是不是真的用香烙烫出来的?

 

 

与此同时,姐姐们迷上了《排球女将》中小鹿纯子的“晴空霹雳”。它所引发的旋风,后来成功使得我姐成为我们第一中学的排球队长,无论是主攻手和二传手,她都很拿手。而妈妈们却被《血疑》中山口百惠的清纯微笑,和大岛茂的儒雅气质所迷倒。幸子的悲惨命运也成为茶余饭后的揪心话题。谁家有电视机,那简直是门庭若市,往往为了抢占C位,早早吃完晚饭,搬着小板凳就跑去了,不久以后《霍元甲》的播出,成功开启了全民对“昏睡百年,国人渐已醒”的 “东亚病夫”之认知与愤慨,“万里长城永不倒,千里黄河水涛涛”的歌声也广为传唱,偶尔也会有人来纠正你的广东话发音。而我哥因为专注于读书,都没有追看《霍元甲》的“光荣事迹”,也成为院子里家长们用于教育各家孩子口口相传的典型案例。但我一直觉得他是被迫忍住,才没看而已。

 

 然后,制造万人空巷场面的《射雕英雄传》播出了。一时间,城中的中巴车乘客也被催促赶紧上下,以便司机和售票员能及时回家追剧。铁血丹心、华山论剑也成为那一代人都熟知的词语。而翁美玲的离世,给热心的观众留下诸多惋惜和猜疑。前不久,我偶然翻出来当年自己用蓝墨水涂染封面,用针线自己缝制的《九阴真经》时,不禁让人哑然失笑。

 

 

 

 

我的“《九阴真经》”

 

 

伴随着电视剧的热播,主题歌也都成为流行金曲。家中最早有一台双卡录音机,除了播放磁带之外,它还能收到来自世界另一头的声音。哥哥晚上会用来学习英文,而我白天却竖着耳朵收听海峡对岸传来的模糊而遥远的声音。现在想来,我对于广播的热爱,也许缘自于此。记得当时《中广流行网》中午有一个节目叫做《午餐的约会》,其中有个环节,是让听众说出自己的梦想,记得有个女孩打进来说:“我是理发店的员工,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,我能够给刘德华洗头。”那时候还流行学习粤语,而听歌是最快捷也最实用的方式,谭咏麟的《水中花》、张学友的《遥远的她》都是哥哥姐姐们朗朗上口的歌曲,也是各班联欢会上的热门曲目。当时谁能够唱粤语歌曲,基本跟今天能饶舌rap,freestyle是一个重量级的。小虎队、姜育恒、李宗盛....的出现,也伴随着卡拉ok的兴起,掀起了流行音乐划时代的浪潮。后来家里的音响也更新换代了健武和山水。玻璃门里金属感十足的功放让人心中暗爽。而宝丽金的黑胶唱片最终也被滚石的CD所取代。

 

 

 

 

我的第一个偶像,是刘德华

 

 

当年《猎鹰》中穿着警服的模样,实在是惊为天人。以至于多年后采访他时,脑海里依旧是那个形象。而爸爸钟情于《万水千山总是情》里的汪明荃,妈妈则喜欢《上海滩》里的许文强(周润发饰)。前些日子在一个活动上,看到半世纪如一日的赵雅芝,也是觉得很神奇。初中以后,我迷上了Beyond,墙上贴满他们的海报,收集了他们从《再见理想》到《二楼后座》所有的专辑。零用钱都用于购买远道而来的《劲歌金曲》季选和年终各大排行榜颁奖礼的录像带,再把有他们的片段,用两个录像机对录,编辑到一盒带子上,珍藏至今。以至于很多年以后,老同学和当年的朋友还会问我,黄家驹去世的时候,我有没有哭。

 

 

 

 

我的珍藏

 

 

多年后,我开始明白,生活中的每种相遇,或许都是冥冥中的安排。如同岩井峻二《情书》里、那一场大雪、带来的不仅仅是感冒和伤风、还有那一张跨越时空,记录着爱的信息的卡片,当滕井树躺在雪地里呼喊着另一个“滕井树”的名字时,如同眼前的这一场雪,温暖如春。

 

 

 

 

下山时,山腰小店传来烤锅盔的香味.....儿时对于过年的记忆:是欢喜,是期待。更是家的味道。每到过年,妈妈总是最忙碌的,自制的腊肉和香肠在院里飘香,家里一年以来食用过晒干的橘皮、和瓜子、花生、核桃壳,此时正和松柏枝叶一起在滚滚烟尘中,熏蒸着腊肉和香肠。爸爸会买来鞭炮,盘成一大卷。因为很长,可以从家中的走廊一直拖绕到门外的地上,客厅的墙外一整面都是爬山虎,虽然是冬季,也依旧留着一丝丝的绿。露出的窗户上面也绕上了爆竹,红和墨绿色交相呼应,甚是好看。只是每当炮竹响起,家里的猫咪便吓得四处逃窜。而我也和姐姐躲得远远的,只留下哥哥和爸爸近距离“观赏”。此时妈妈和外婆正在厨房里忙碌着。直至今日,我时常要给孩子做饭,怎么也无法想象,当年妈妈和外婆是如何做出一整桌蒸、炸、煎、煮、炖、烧、炒的各色菜式却淡定自如的。每每此刻,就联想起李安导演《饮食男女》中,郎雄饰演的退休大厨,在为久未归家的儿女做饭的场景。我想,我今天很多“无师自通"的菜式,不知道是遗传,还是那些无数个潜移默化“吃与看”的日子里所得到的本事。

 

父亲是个有情怀的人,家中收藏着各种书籍,还有一把光亮如新的小提琴,偶尔会拿出来拉一下,而我却喜欢抢着帮他在松香上摩擦弓弦。家里还有一套竖排版繁体的金庸全集,记得初中时一本本偷偷拿出来,心惊动魄地读完了《鹿鼎记》。对海公公的化骨绵掌和化尸粉,简直就是和画皮一样的童年阴影。爸爸还爱写字,奶奶藏下爷爷当年小楷所写的同学录和书信,成为爸爸启蒙书法的范本,在父亲潜移默化的熏陶之下,我们也多多少少能够写上几笔。

 

 

 

 

如今,家中的春联,我会自己磨上墨,加点白酒混着朱砂,虽然未必章法工整,字字珠玑,但也能护佑家人一年的吉祥平安。

 

当然,除了读书,我们更感兴趣的是玩。和今天的手游一样,游戏机,也是当年的热门娱乐项目,除了幽灵坦克、贪食蛇、俄罗斯方块之外,魂斗罗和超级玛丽也是孩子们的最爱,条件好的家庭会有游戏机。游戏厅里的街头霸王和射击游戏,也吸引了很多大人和少年。有段时间爸爸也迷上了机关枪射击的电子游戏,由于水平有限,时常不停让老板加币,老板也熟了,觉得投币麻烦,直接用钥匙打开机器,按压几十下,也会多送一些。而我就在一旁观看助威。偶尔有特别难过的关卡,此时便会出现”见义勇为”的熟手少年在一旁认真地做出技术指导,危机关头,还会换他过来帮忙打通难关,一片和谐的景象。

 

 

 

 

时光,如同外婆手中的缝衣针和棉线、穿梭在岁月之间。

 

如今,女儿惊讶于我为何能够如此熟练的缝制她衣服上的校徽时,我都会想起外婆。只是时间,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过去了几十年。

 


  •       电台主持人个个都有一副好嗓子,声音或磁性,或时尚,或温柔,或甜美,通过电波流淌到听众耳畔;声音是有温度和力度的,声音蕴藏着巨大的想象空间,声音甚至可以触摸到人类的灵魂……


  •       于是,深圳优悦广播打造了《美声美文》,让你聆听主持人更多元的声音,聆听这世界更悠然的岁月。用声音演绎经典,用美文感悟人生!

深圳市优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 ICP证:粤ICP备10217103号

© 2017-2020 Uradio Shenzhen Co. Ltd rights reserved.